主页 > 课堂环球 >【认知障碍症】90后开专页记照顾认障母心得 见院舍「绑」患者 >


【认知障碍症】90后开专页记照顾认障母心得 见院舍「绑」患者


2020-06-13

【认知障碍症】90后开专页记照顾认障母心得 见院舍「绑」患者小珊(左)每逢周末都会到院舍照顾母亲(右),陪伴母亲在院舍外 . . . . . . (杨柏贤摄) 【认知障碍症】90后开专页记照顾认障母心得 见院舍「绑」患者 prev next

明报专讯】背着沉重背包,黑夜裏走上无尽头的路……这一幕,常出现在26岁的小珊梦裏。摸黑觅路的日子始于3年前母亲突然中风,举止变得陌生混乱,后来确诊认知障碍症。小珊与胞姊在照顾路上跌跌碰碰,最终明白无能力在家照顾,无奈将65岁的母亲送入院舍。眼见院舍总以安全为由约束长者行动,母亲双手亦被俗称「波板糖」的手套束缚,小珊开始反思如何让长者活得有尊严。去年她开设facebook专页,用经历照亮别人的路,亦盼掀起安老改革。

母性情大变 无力照顾送入院舍

背着沉重背包,黑夜裏走上无尽头的路……这一幕,常出现在26岁的小珊梦裏。摸黑觅路的日子始于3年前母亲突然中风,举止变得陌生混乱,后来确诊认知障碍症。小珊与胞姊在照顾路上跌跌碰碰,最终明白无能力在家照顾,无奈将65岁的母亲送入院舍。眼见院舍总以安全为由约束长者行动,母亲双手亦被俗称「波板糖」的手套束缚,小珊开始反思如何让长者活得有尊严。去年她开设facebook专页,用经历照亮别人的路,亦盼掀起安老改革。

母性情大变 无力照顾送入院舍

3年前,小珊还是大学生,曾轻微中风的母亲再度中风,昏迷数日。母亲醒来后,小珊眼前的至亲变得陌生,不时高声叫喊,痛骂家人偷钱,又重複问问题。小珊与胞姊束手无策,经几番思量,有感不懂得处理母亲情绪,且要为生活餬口,忍痛将母亲送到院舍。翌年其母确诊认知障碍症。

送母亲入院舍,犹如父母首天送小孩上学,小珊难忘当日母亲抓住她,反覆叫「你不要把我扔在这裏」,小珊只好哄她「等你好番便可回家了」。小珊转身离开时,其母眼神似懂非懂。

院舍要求签同意书用约束物

母亲展开院舍生活,小珊亦开始面对安全与约束的心理角力。院舍要求小珊签署同意书使用约束物,否则其母跌倒,院舍不会负责。其母起初抗拒,有日失控推倒柜子,找来剪刀剪烂约束衣,攀出牀栏后跌倒在地。后来院舍为她穿戴「波板糖」(即有两块硬胶片夹住手掌的约束手套)并绑在牀上,小珊不忍心,唯有按照院舍护士建议,改用隔热手套及护腕。

曾有婆婆将大便随处涂抹,院舍因卫生问题,用「波板糖」将她双手绑在牀。每次到访院舍,卧牀的婆婆都朝小珊喊「阿妹,帮我帮我……」。忆起这幕,小珊不住拭泪,「我相信这只是冰山一角,很多长者最后一程都是这样过」。

半年后,那个婆婆离世,小珊说很少人探望她,「这是社会通病,觉得『外判』给别人就算。送长者入院舍,不代表她不再需要你的关怀」。小珊除了周末或下班后探访母亲,还聘请钟点工人平日到院舍协助餵食、抹脸、刷牙等,令母亲过得好些。

探索约束以外照顾方法

小珊曾见有院友不时四处走动,有次走失后被寻回,自此常被绑在椅子和牀上,到最后再不愿走动。这些经历促使她看书和听讲座,探索约束以外的照顾方法,如安装离牀感应器防止走失,或从改善吞嚥,减少患者的情绪起伏。

去年小珊开设「阿妈认知障碍嘅日子」facebook专页,分享照顾心得,愿同路人「走少些冤枉路」,亦盼社会反思如何让长者有尊严地走过人生最后一程。

「她像没记忆 但对她好仍感受到」

原从事艺术行政工作的小珊,曾抱怨年轻便要扛起照料病母的责任,不能洒脱追求人生所想。千帆过尽,如今她只想珍惜与母亲一起余下的时光,陪她上茶楼,伴她散步,「虽然她像没有了记忆,但对她好,她仍感受得到」。

居家安老是个美梦,但这个梦对有些照顾者来说仍遥远。回望送母亲入院舍的决定,小珊说「无十全十美,起码尽力」,但见母亲渐不再反抗,失去生活触觉,她心裏总带歉疚,期盼有能力的一天,可牵着母亲归家。

  • 认知障碍 vs 柏金逊 脑疾问题切勿掉以轻心
  • 「认知」多一点 「障碍」少一点
  • 破解认知障碍屡突破 叶玉如未满足 放眼中国脑计划
  • 初创研「打麻将」游戏 评估认知障碍
  • 认知障碍症影响记忆 、行为、情绪诊断莫迟疑
  • AI海豹助练自理 认障长者现欢颜 沙田医院引入5年证有效 治疗师盼多购
  • 研究揭营养组合助缓早期认障
  • 认知障碍症非长者独有 了解更多防患未然
  • 「脑」当益壮 
  • 相关机构资讯一览

上一篇:
下一篇: